A01版:头版A02版:要闻A03版:时事新闻A04版:广告A05版:深度新闻A06版:百度热线A07版:专题新闻A08版:苕溪人文A09版:城乡经纬A10版:专题新闻A11版:苕溪论语A12版:广告

小小蟋蟀玩转民俗文化

2012年10月24日   A08:A08-苕溪人文   稿件来源:湖州日报  

  陈德明 邱利伟

    在影视剧里,斗蟋蟀往往是富家少爷、纨绔子弟热衷的一项活动,而且还经常与赌博敛财挂起钩来,但在德清县乾元镇,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却从中“玩”出了文化。

    这位老人叫朱洪春,从小在乾元镇长大,童年时有一次,他捕到了一只品相不错的蟋蟀,有个大人看见以后,竟然用一只蟋蟀盆和他作了交换。“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蟋蟀盆,从此,我才知道好蟋蟀是有价值的。” 1949年5月,朱洪春参加了解放军,在部队一呆就是22年,复员回到德清后又是忙于工作,直到1984年退休以后,他才重新饲玩起了蟋蟀。

    在朱洪春家里,放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蟋蟀盆,朱洪春随手拿起几个,如数家珍:“这两个澄泥蟋蟀盆产自苏州陆墓镇,盖子上刻的题材是‘济公斗蟋蟀’,那里的澄泥蟋蟀盆明朝时就已经成为贡品;这个黑色八角盆,八个面上刻的是‘八仙过海’,罐子盖上还刻着‘百胜将军’等字样……”

    斗蟋蟀也有规则,如同一重量级的才允许相斗,因而光是斗蟋蟀的用具就有一堆,有斟戥(音děng,称金、银、药材等贵重物品的微型秤)秤、蟋蟀斗床、斗栅、牵草、绒球、网罩、过筒、铃房、食具、水盂等等。老人展示了一根牵草,是用黄鼠狼毛制成的,放在红木制成的细管里。这些器具较为全面地反映了捕蟋蟀、养蟋蟀、斗蟋蟀的各个程序和细节。

    玩蟋蟀大有学问,而如何喂养就是一门技术活。比如早秋饲养蟋蟀用的缸以老盆最宜,盆应搁置在水泥地上或泥土上,阴凉不生火。蟋蟀品种主要分为青虫、黄虫、紫虫、红虫、白虫、黑虫六大类。刚捕来的蟋蟀,如果项上有白毛,说明还太嫩,不能开斗。要调养到头上有光泽,大便起颗粒,六足能够将身体腾空撑起,这样的蟋蟀才可以开斗。

    朱洪春喂给蟋蟀的水,是从下渚湖带来的天然湖水。蟋蟀很爱清洁,初获出土之虫要给它洗澡,洗浴时用一缸河水,用手搅动起漩涡,投入蟋蟀,让它在漩涡中荡涤污浊,几秒钟即可捞起。蟋蟀的食物则可选择豆制品、茭白、胡萝卜、蛋黄等,为了给蟋蟀补钙,还要喂它栗子、苞米等杂粮,甚至虾肉。

    德清历史上出过名虫,像“墨牙青”、“青大头”、“黄紫牙”,在《中国蟋蟀大全》等书上都有记载。而江南地区还盛产各类“异虫”,像“左搭翅”(每隔12个小时左、右翅变换上、下方位互搭,故又称“子午搭”),翅膀长得盖过尾巴的“长衣”,以及额头上有一粗黑线条的“额紫”等,都是相貌奇特、身怀绝技的好虫。

    好的蟋蟀,颇有“将军战死在疆场,凛冽不屈壮志酬”的气概。朱洪春回忆,饲玩蟋蟀几十年,遇到过的“常胜将军”至今记忆犹深,例如有一只紫牙黄虫,一共胜过九场,最后一战大腿、头部都被咬伤,仍然骁勇获胜,得意自鸣;还有一只“异虫”名“石铃”,即“弹琴”(交合)后从不“结铃”(产籽),打斗起来却异常凶悍,一路凯歌高奏未逢敌手。他不仅用文字详细记录了相关情况,还用福尔马林将部分蟋蟀标本保留。

    斗蟋蟀是我国一项古老的娱乐活动,充满了童趣,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却已很少参与。在国庆节前夕,朱洪春把一整套斗蟋蟀器具捐赠给了德清县博物馆,并在民俗厅展出,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们加深对这一民俗文化的了解。


版权所有©2004-2011 湖州在线新闻网站  综合新闻部:0572-2399190 2399191 设计制作部:0572-2399280  事业拓展部:0572-2399192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: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7217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浙)字第665号